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建生的博客

所有文章都是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元宵节最想的还是“家”  

2009-02-03 15:50:35|  分类: 自悟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正月里来是新春,十五花灯闹乾坤,过完春节过元宵,汤圆味美香喷喷。2月9日是元宵节,上海人喜欢在元宵节吃汤圆,而北京人是吃元宵,四川人吃汤元,扬州人吃圆子,宁波人吃法特别,叫汤团,其实这都是中国南方北方语言的差别,我吃过北方的汤圆,那可真叫“豪放”,用上海人盛菜的大碗也只够容纳三只北方汤圆,与北方汤圆相对的是以宁波汤团,猪油、芝麻和蔗糖,非常完美的组合,使得它有一种甜而不腻的口味,再加上水磨糯米粉的润滑绵密,成为中国汤圆的旗帜。同时,它们的做法也不同,北京的元宵不是包出来的,是用糯米粉(他们叫江米粉)洒了水擂出来的,而东北元宵又是摇出来的,各地做法虽然都不相同,但都充满了浓浓的“家”味。

春节是走亲访友的节日,而元宵则是家人团圆的节日,一家人又能团团圆圆相聚在一起,乐融融地享受家庭的氛围,这种感觉真的是用金钱所不能买到的。家,特别是在元宵节显得更重要。那么什么是“家”!儿子告诉我一个日本故事:有一个富翁喝醉了,被一位警察送回家,警察根据他提供的门牌号码指着一栋漂亮的别墅问富翁:“那是你的家吗?”富翁摇摇头说:“哦,那不是我的家,那是我买的房子!”。听儿子说这个故事时,我还暗暗发笑:这个喝醉酒的日本富翁大概曾经学过文学或者学过哲学,人醉了还不忘咬文嚼字地论证“家”的意义!后来,我又听到一个关于“家”的中国故事:文革期间,一个被关起来的“反动学术权威”父亲和他唯一的女儿失散了,这个父亲冒着被加刑危险越狱逃了出来,他没有回已经没人住的自己房子,而是历经艰难地寻找他的女儿。终于有一天,他在一处流浪乞丐里找到了他的女儿,当女儿扑进他怀里时,他紧紧搂着女儿流下了眼泪:“感谢上天,我又找到家了!”

从这二只故事中我开始思索到底什么是“家”?“家”首先不是住人的房子,更不是别墅豪宅,像我们这些平民百姓靠自己的劳动所得过日子,只要衣食住行不用发愁,在工作之余,能有一个自己的斗室,能在自己的斗室里看看书读读报,听听音乐上上网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和睦相处,那就是在享受“家”了。这样,我终于归纳出“家”的含义:一个人无论一生曾经住过多少房子,但能够算作“家”的,只有两个地方:一个是住着自己的父母、留下许多自己的儿时记忆和痕迹的地方,另一个就是和自己心爱的妻儿顶着同一个天花板相濡以沫、相拥而住的地方!那才是真正的“家”,“家”不仅仅是睡觉、吃饭的场所,也不仅仅是可以遮挡风雨的房子,而是一个可以安置亲情、可以共享天伦的暖巢,即使是住在租来的房子、过着最简单的生活,只要那里有一个亲密无间并且可以共享天乐的妻儿,那就是家。

在日本工作的儿子非常想吃上海的汤圆,他哪儿是想吃汤圆,其实他分明是在想家,是啊,金窝银窝不及自己家里的草窝,在想汤团吃汤团的日子里,我摘抄几首古诗送给远方的儿子,同时邀请在节日里不能与家人团聚的人们一起来赏阅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维: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:《静夜思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床前明月光, 疑是地上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举头望明月, 低头思故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孟郊:《游子吟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轼:《水调歌头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蝉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5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