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建生的博客

所有文章都是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汉字就让外国人敬佩不已 [原创]  

2011-09-18 16:33:24|  分类: 自悟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一次,与在大学工作的老同学谈笑时,他说有位美国教授到他们大学访问讲学,在与他交流时感叹,说我们中国人活得太简单,说我们的人生只追求两个词组:“打拼和赚钱”,说我们的人生从小学到大学,忙着各种考试,毕业后忙着结婚,结婚后忙着生孩子养孩子,退休后又是给孩子看孩子,如此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而已,这个活着太简单了,这个人生也太简单了。

我那个老同学笑了笑,写了个字问美国教授,美国教授迅速回答说:这不是汉语里的“我”字吗?我老同学说:是啊,你看一个“我”字简单吗?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是随便怎么说都不简单的,在我们中国,当你处在不同级别、不同地位时,这个“我”字就有不同的变化。譬喻,你刚来中国,没有地位,没有名气,对普通人只能这样说:“我、咱、俺、吾、伲、洒家、本人”。如果见到老师、长辈、上级,则应该说:“愚人、鄙人、小子、在下、小生、不才、学生、晚生”。如果是当官的,见到上级,则应该说:“卑职、小的”。见到平级,可以说:“愚兄、为兄、小弟、兄弟、哥们”。见到下级,应该说:“爷们、老子”。最后一点必须注意,一旦老了,退休了,没有了权力和地位,这时候又只能说:“老朽、老夫、愚拙、老汉、朽人”。就这么一个“我”字,仅仅是男性的说法,就有这么多的说法,所以在我们中国看似简单的东西,其实运用起来是很有内容的。

美国教授听了我那个老同学的一席话,顿觉敬佩不已,说真不愧有五千年历史的大国,简单里面不简单,这大概就中西文化的差异吧,其实老外到我们中国来,很多东西都只是一知半解的,引起的笑话也特别多。就说那个美国教授,他就问我老同学:“我觉得你们中国人很不谦虚”。我老同学很惊讶地问为什么?美国教授说:“马路上,我看到许多大招牌,都是自我炫耀,比如:中国很行,中国人民很行,中国农业很行,中国商业很行,中国建设很行”。原来他是把“银”看成了“很”,那美国教授完全是由于马虎念错了字,才说我们很不谦虚。后来,他想挽回面子,再次碰到我那老同学时,又主动地说:“我发现你们中国人的确是很勤奋的”,我那老同学回答说:“对呀,你是如何发现的?”美国教授说:“每当我早晨经过马路,常常可以看到路旁的招牌上写着‘早点’两个大字,看来你们到处都在提醒过路上班的人,早点、早点,千万不要迟到”。哈哈,这个笑话也只有外国人说得出来。

我老同学说,别看美国教授常常闹出笑话,但他敢说,不怕说错了,他汉语水平虽然很差,但他在大学的演讲却获得了满堂彩,他的开场白是这样说的:“诸位女士、诸位先生,我首先得向各位道歉,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。我与贵国语文的关系就如同我跟太太的关系一样,我很爱它,却又无法控制它。”这句开场白一出,全场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。最后,美国教授满怀深情地说道:“你们中国真是太奇妙了,尤其是文字方面。譬如:‘中国队大胜美国队’,是说中国队胜了;而‘中国队大败美国队’,又是说中国队胜了,总之不管怎么说,胜败都是你们中国人赢”。

这个美国教授学中国语言,却融进了美国人的幽默。为表示礼貌,几位中国同事邀请美国教授吃饭,一位中国男同事说“我出去方便一下”。美国教授不懂其意,我老同学告知他:方便就是去厕所排泄,美国教授记住了。饭后,一名女同事告别时说:“希望在你方便的时候,我到你这里来做客”。美国教授听后,立即摆手说:“不,不!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来,但在我方便的时候不要来”。中国同事请客时很客气很谦虚,明明是丰盛的酒席,却对美国教授说:“请你吃顿便饭”。美国教授看到中国同事准备如此丰富的大餐叫“便饭”,于是竖起大拇指赞美道:“谢谢你们这顿大便饭!”此言一出,令全桌中国同事顿时目瞪口呆。饭店厕所是美国教授最不愿意去的地方,他宁可憋很长时间,也不愿去一趟卫生间,美国教授开玩笑说,只要看看卫生间,就知道上海确实缺水,因为几乎没有人上完厕所后去冲一下,大家都像墙上宣传画里号召的那样“节约每一滴水”。

由于美国教授喜欢卖弄自己新学的汉语,常常笑话百出地与我老同学对话:“你嚎(好),我恨歌星(很高兴)扔死你(认识你)。”“我的媳妇(西服)在皮箱里”。每次走到楼梯口,美国教授就会略微躬着身,一派典型的绅士风度,口中念念有词:“请小心裸体(楼梯),下流、下流,一起下流(下楼)”。在汉语语词汇里,“娘”和“妈”是等义词,都是指母亲。有一次美国教授看到一位漂亮的中国女生,于是他就连叫那位女生:“姑妈(娘),姑妈”,搞的那女生很不好意思。

美国教授常说:汉语声调太难,在四个汉语声调中你们用的最多的是第三声和第四声。问他为什么?他说:“难道你们没听见街上的中国人常常只用三声四声吗?”大家摇头之后,他模仿了一下,所有人都哄笑起来,当我老同学告诉我时,我还有些愤怒,稍后觉得有些苦涩,也不能怨美国教授刻薄,美国教授模仿的是上海人的吐痰声:先在嗓子里大声准备一下,然后啪地一声吐出来,那倒确实像三声四声。不过我也纳闷,为什么别的城市没有这么多随地吐痰的?曾有人说,都是外地人惹的祸,我看未必,大声嚷嚷,随地吐痰的,据我观察,不一定是外地人居多,我就看到一次在公共汽车上,一位上海驾驶员就冲着窗外吐了一口痰,大部分都落在车窗上,实在让我觉得恶心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2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