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建生的博客

所有文章都是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纺织走出来的摄影师曹亚宁【原创】  

2017-07-10 13:42:26|  分类: 艺海拾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都说在上海纺织工作过的人特别有作为,这话虽然有些夸张,但确实有很多这方面鲜活的事例。别的不说,就讲原国棉二厂设备科干部曹亚宁,2010年刚退休时对摄影方面完全是个门外汉,谁会想到踏进社会后只有三、四年的功夫,不仅她的摄影水平令人刮目相看,而且连连在国际国内获奖,简直成了获奖专业户。2012年她的作品《归心似箭》获上海国际摄影界暨上海第十一届国际摄影艺术展纪实类优秀奖;组照《地铁众生相》入选2012年第24届全国摄影艺术展;组照《两两相对、默默无语》等19幅作品发表在《上海摄影》2012年第6期。组照《列车窗口》获得2014上海国际摄影节暨上海第十二届国际摄影艺术展览入选奖,她的作品得到业内行家一致好评,2013年荣幸地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。短短几年时间,就取得这样优异的成绩,就能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,这在中国摄影界是很凤毛麟角的事,说在上海纺织工作过的人特别有作为这话可真的没有夸张。

       退休之后学摄影

 可以说在退休年之前,曹亚宁从没想到过自己退休后会走上摄影这条路,可是人生就是如此充满了戏剧性,无意之间曹亚宁竟然会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事情还得从2010那年上海举办举世瞩目的世博会讲起,为了记录下世博会那些难忘的时刻,曹亚宁带了个当时人们常用的傻瓜一体机去拍世博会。平时她很喜欢旅游,交际一批旅友,帮旅友们拍下世博留念无意中成了她的任务,拍着拍着,曹亚宁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当她镜头对着旅友们的时候,发现他们的笑容就不自然起来,然而当她换一种拍法,就是趁他们不注意时,瞬间抓拍他们自然状态下笑脸,反而令每一位被拍照者流露一种真情,拍成的每张照片都很受旅友们欢迎。分析这种现象时,曹亚宁突然间觉得摄影这种东西很奇妙,每当她摁下快门,随着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美丽的画面保存在自己的面前时,感觉有一种特别让人愉乐的享受,觉得握相机参与拍摄特别有乐趣,可以通过摄影去体现一段生活的历史,去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。因此,可能也就是在此刻,曹亚宁爱上摄影。

周围的朋友得知曹亚宁有想学摄影的想法,就介绍她参加当时在业内小有名气的野草摄影沙龙。进入沙龙后,曹亚宁发现沙龙内的摄友们都是玩单反的,他们说小妹如果你没有单反不要进来,这些摄友们讲究的是所谓的“狗头颈”、“牛头颈”。一厢要强的曹亚宁瞬间就有了一种被别人轻视的感觉,她感觉要想让别人看得起,就必须得自己先看得起自己,当别人小看你时,不要生气,自己要用行动让别人闭嘴。于是她兴冲冲的问家里要了钱,也挑与摄友们同步的那些价格不菲的单反。她的第一台机器是尼康D78,再配上“尼康大三元”,首次投入就化了4万多元,后来又买了台更高级的尼康D3S,这在当时都算是入门摄影相机中的王者了。

刚起步就这样又是烧钱又是砸时间,但曹亚宁心态不纠结。她的启蒙老师——纪实摄影班的沈荣老师告诉她,既然下决心搞摄影,目标就要定得高,一步到位比以后不断更换器材其实更省钱。对一个准备玩摄影的来说,器材就是一个摄影师的工具,只有用了更好的工具,才能拍出更漂亮的照片,试想在一个弱光环境下,给你一个没有闪光灯的相机,即使你的技术再好,摄影天赋再高,也不可能拍出像样的照片。所以“术”重要,“器”也同样重要,有了更高的器,才能更锋利。相同的人,在同样的环境下,用更好的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效果肯定要优于用差的相机。后来实践也证明曹亚宁最初的选择没有错,有些一步一级买相机的朋友,不仅家中淘汰的相机堆积,而且经济上也是相当浪费。

       选择纪实摄影为目标

最初学摄影时,用专业的单反对曹亚宁来说,也就仅限于在旅游时拍拍风景,完全和后来选择的纪实摄影搭不上边,那时她还不知道什么是纪实摄影,在摄影的圈子她也基本没有认识的同行。是沈荣老师让她懂得了纪实摄影,知道除了拍风景外还有以记录生活现实为主要诉求的纪实摄影方式,而且纪实摄影由于创作素材来源于生活和真实,能如实反映人们所看到的,具有作为社会见证者独一无二的资格。就因为纪实摄影有记录和保存历史的价值这个原因,曹亚宁选择了纪实摄影为自己今后努力的目标。

搞纪实摄影,最大的要求是到现场实地拍摄,没有现场,没有对象,就成其不了摄影作品。曹亚宁常记起自己在纪实摄影班学习时第一次单独到街头捕捉画面,那时,她就担心会碰到很多从未曾想过的挑战:会不会人们用奇怪的眼神看你,会不会被路人咒骂或不被配合,怎样让周围的人知道自己没有威胁性,自己的出现只是为了要捕捉摄影画面,没有其他目的。自己怎样试着用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及发现,怎样用直觉去感受周围的人与物,怎样靠着自己的直觉及预测选择捕捉有用的画面。就是带着这么的疑问,曹亚宁开始了她第一次街头采风。

       深入地铁拍组照获奖

是沈荣老师让他们每人选择一个主题去学习摄影,曹亚宁选择了到地铁寻找摄影主题,开始自己的摄影实践处女作。地铁在上海早已成为人们出行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,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,现实生活中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,然而在网络世界里却越来越近,这种人际关系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,而地铁就是表现这一现象的最佳舞台。曹亚宁为了拍摄地铁里各式人群的众生相,瘦弱的她扛着笨重的摄影器材,带好水和干粮,“潜伏”在地铁车厢里,很多时候一呆就是一整天。因为要抓拍,拍人的动作、表情,还要避免被拍摄对象的注意,所以拍摄难度不小。最初的时候,曹亚宁曾经想打退堂鼓,不想再拍了,地铁拍摄实在是太苦太累了,沈荣老师严力地批评了她。沈荣老师说:“在各类摄影评比中,评委看每件作品平均不会超过二秒钟时间,要最初的海选中不被淘汰,在评比中脱颖而出,就要有与众不同的效果,要有闪亮点去抓住评委的眼球。而目前我国还没有人将主题选择拍地铁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虽然苦一点,累一点,但拍摄的得奖率高,很能够在二秒钟内抓住评委”。

然而,随着曹亚宁与地铁接触加深,她对地铁摄影的乐趣也不断加深。地铁作为整个现代社会里的一小部分,这里不断地涌现出变幻莫测的景象,富于戏剧般的情趣,就像人生的舞台剧,折射出一种只有在地铁车厢里才有的人文趣事。这种地铁车厢里的人文趣事,是天天看到,却又天天变化的社会普遍现象,人们在拥有相对静止的空间里各行其是,享受着一份闲情逸致,而脚下的车轮在继续不断地向前向前,不尽意之间反应出当下人与人之间所发生的微妙关系。此景此情,用摄影去表现,就会油然而生一种强烈的创作冲动之欲望,把这个舞台上演绎着一幕幕动人的故事,来来去去轮换着不同的人物和角色,当作为一个主题坚持拍下去。曹亚宁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相机竟然可以用来凝固时间、凝固时尚,在定格地铁万象风情的同时,也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社会现状,这就是曹亚宁坚持在地铁拍摄二年多的魅力之源。

一次次到地铁现场观察探索,日积月累竟然让曹亚宁摸索出一套规律;在地铁拍摄最佳位置是车厢的接缝处,在这个位置上,很多人往往愿意站,有时候有空座位也常常会熟视无睹,宁可站在那里,他们中间有背着书包的学生,有手持最流行iPad的白领一族,有普普通通的打工者,有天真烂漫的儿童,有含情脉脉的情侣……。他们中间会全神贯注地用手机或平板电脑、报纸浏览者每天的最新信息,有的人还会忍俊不止,也许这是他们保持一份私密空间的最佳位置,也许网络世界是他们最感兴趣、最想探寻的领域,享受着闲情逸致的一份暂时的安宁。地铁不断前行着,车厢维持着习惯的安静,在这个位置上的每个人观赏着自己的风景,想着自己的心事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偶尔目光相遇,也会不留一丝痕迹地挪开,然后继续观赏、继续思想、继续沉浸,这是一幅幅多么自然的画面。

为了在这个位置拍摄到更多更好的照片,二年多来,曹亚宁跑遍了上海所有十多条地铁线路,知道3号线、5号线、6号线、8号线在这个位置上有座位不能拍摄。而在能够拍摄的地铁线路上也有很多规律:比如车厢人多时不能拍摄,她就在一旁休息打磕睡;人少时也不能拍摄,她就赶紧调换其他车;只有在人不多不少时,才有机会去捕捉拍摄。就因为这样,曹亚宁有时候出来拍摄一整天可能连一张好照片都没能拍到。做纪实摄影的,往往都是这样,要拍到一张好照片,化功夫化精力是基本要求,尤其是拍摄一些底层百姓,俗称“你拍的不够好,是你靠的不够近”,在摄影器材越来越发达的今天,这个近已经不仅仅是距离的远近了,而且是心灵上的远近,只有心灵真正靠近了被摄者,才能拍出最真实最精彩的照片。为了最大程度靠近了被摄者,曹亚宁常常是一整天一整天“潜伏”在地铁车厢里,而这样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。有一次曹亚宁就遇到这样一件事:在2号线虹桥路站上来一对穿制服的男女,他们在车厢里表现很亲热,结果被曹亚宁作为背景拍进了镜头,他们看到后就过来吵着要曹亚宁删除,曹亚宁跟他们解释,并没有拍他们,只是背景里面带有他们,可是越吵越厉害,最后报了110,叫来了警察,结果被带到了派出所。象这样的插曲,在曹亚宁的地铁摄影经历中常有出现,组照《地铁众生相》就是在曹亚宁无数次的努力中,在无数张照片中精选而出,被入选2012第24届全国摄影艺术展,其中的甜酸苦辣只有曹亚宁自己知道。有时你风吹日晒的拍摄,甚至要冒着被人带到派出所拍下一组照片,就算得奖,也就那么点的奖金,但它却能给人一种成就感,让人为之倾倒,也让人愿意为止付出,即使失败无数次依旧会去坚持,这也许就是真正摄影人的热爱吧。

       传授经验与初学者

而今,曹亚宁在摄影界已小有名气,但她仍然保持非常低调,很多地方都聘请她去讲课,她也很乐于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初学者。她深有体会地告诉他们:相机不是个冰冷的机器,它像笔一样, 使用它的人有多出色,它就有多出色。学习摄影最重要的是思想,是镜头后面的头,决定照片好坏的是摄影师的头脑。初级摄友比相机,中级摄友比构图,高级摄友比思想,摄影难就难在太容易,所谓“易学难精”,好的照片是不要重复别人而别人也无法重复你的照片。好照片是走出来的,如果你拍得不够好,那是因为你为此化的时间和精力不够多。曹亚宁获奖的《归心似箭》、《两两相对、默默无语》、《列车窗口》等等都是象拍摄《地铁众生相》那样,投入了全身心的精力才取得的。

曹亚宁是从纺织走出来的摄影师,她总是感恩自己能够生活在这么好的时代,波澜壮阔,这也是摄影人最幸福的时代,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拍摄,在她的摄影之路上,纪实摄影就是真实世界的反映,不需要修饰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若干年之后,当自己再翻开相册,看到一幅幅发黄的老照片时,如果还会感动,还会引起回忆和思考,那么就真正证明自己当年摄影的成功,自己当年拍摄的这张照片也许就记录一段历史、记录一段生活,这也许就是摄影带给曹亚宁精神上支柱,也是曹亚宁选择自己退休后用摄影去记录这个世界的方式。从镜头这端望过去,那一头永远是那个未知的世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